我国首个海外华龙一号核电工程投产,中巴核能合作30年,全球核电回暖


历经将近7年的建设之后,中国首个出口海外的华龙一号核电工程——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两台机组全面建成投产。4月18日晚间,中核集团发布消息,巴基斯坦卡拉奇K3机组通过临时验收。

卡拉奇核电站的2号、3号机组(K2、K3)采用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技术,工程开工于2015年8月,比中核集团国内首个华龙一号机组福清5号晚开工3个月。通过临时验收意味着3号机组投入商运,此前该机组已于今年3月成功并网发电。而更早开工的2号机组在2021年5月投入商运。


该工程是首个出口海外的华龙一号核电工程,由中核负责海外业务的中核集团中国中原对外工程公司承建,中核的其他不同业务的分公司子公司参建。


随着恰希玛3号机组完成临时验收,中核集团首批海内外4台华龙一号机组全部投运。其中中核国内首批华龙一号机组福清5号、福清6号分别在2021年1月和2022年3月投入商运。


中巴核能合作30年


中核集团发布的信息显示,K2/K3项目设备国产化比例达到96%,关键成套设备国产化比例达到100%。项目设计和建造也兼顾了本地化需求,公共建筑设计结合巴基斯坦的 *** 建筑风格,并在设计、设备制造、施工、建安、劳务等方面引入巴方力量,包括容积控制箱等71项217套设备由巴方本地供货。


巴基斯坦目前共有两个核电站,卡拉奇核电站和恰希玛核电站,共有6台机组在运,总装机325.6万千瓦,全部采用中方出口的技术。此次新机组投运的卡拉奇核电站的2号、3号则采用百万千瓦级的华龙一号技术,单机容量101.4万千瓦。该厂址的1号机组采用加拿大重水堆技术,建于上世纪70年代,目前已经退役关停。


恰希玛核电站共有4台30万千瓦级机组在运,这4台机组以中核自主设计的秦山核电站为参考电站,首个机组开工于1993年8月,4台机组在2000年和2017年间逐渐建成投运。


巴方还计划继续引入中国技术建设新的核电站。2017年11月,中核集团与巴基斯坦原子能院委会签署恰希玛5号机组(C5)商务合同,将在恰希玛出口建设第三台华龙一号机组。这一机组目前尚未开工。


中广核的首批华龙一号机组防城港3号、防城港4号机组开工晚于中核两台机组,分别开工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12月,目前还在建设过程中。据中广核旗下核电资产上市公司中国广核(03816.SZ)在今年1月发布的公告,两台机组预期投运时间分别调整至2022年下半年和2024年上半年,目前3号和4号机组分别处于调试和设备安装阶段。


中核、中广核在首批华龙一号技术开工之后,又启动了进一步的技术融合工作,采用融合后华龙一号技术机组也已经在近两年逐步开工。其中包括中核开发的漳州1、2号机组,中广核开发的三澳1、2号机组,太平岭1、2号机组和华能开发的昌江3、4号机组。


目前,国内并网发电的核电机组共有53台,总装机容量达到5464万千瓦,次于美国和法国位居全球第三。另有20台机组在建,在建装机容量2133万千瓦,全球第一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全球在建核电机组最多的国家,中国 *** 已有一年未核准新的核电项目。上次有新核电项目获得国务院核准是在2021年4月14日,彼时有中核控股开发的3个项目5台机组获批,其中包括在昌江建设的小型堆玲珑一号(ACP100)。


今年两会期间, *** 工作报告中未再提及核电。而在国家能源局印发的《2022能源工作指导意见》中提出,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积极有序推动新的沿海核电项目核准建设。政策对核电的定调依然维持谨慎的态势,并无明显变化。


全球核电回暖


全球来看,在当前的能源供应危机下,低碳的核电正在重新成为一些国家能源战略中不可缺少的一环,尤其是欧洲和东亚国家在核电取舍上的转向更为明显。福岛核事故11年后,核电气候相对回暖,但前景还难言光明。

2月2日,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补充授权法案(EU taxonomy for sustainable activities),将满足特定条件的核能和天然气归为可持续投资的“过渡”能源。这一法案为可持续的投资活动设立分类标准,供各国参考,制定相应的财务、税收、管理政策引导可持续投资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该法案的制定过程中,核电国家芬兰持支持态度。而芬兰的执政联盟包含绿党(Greens),但最终在这一议题上与 *** 保持一致。


今年2月,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演讲,宣布计划从2028年开始新建6个核电机组,并计划之后再新建8台机组,到2050年新增2500万千瓦核电装机,现有机组计划延寿运行。这是目前欧洲国家里最明确的核电发展计划,相比此前逐步减少核电比例的政策是巨大转向。


4月,英国发布《能源安全战略》(British Energy Security Strategy),其中提出到2050年核电机组装机达到2400万千瓦,是目前装机容量的三倍,届时可满足25%的电力需求。具体措施包括为新项目投资决策提供资金支持,支持小型模块堆和先进反应堆技术的研究,接下来推动最多8个核电机组投入建设。


明确弃核的德国最终没有动摇,在一番考量后依然维持2022年底关停核电的目标。


比利时推迟了其核电的退役时间表。3月中旬,比利时宣布将其两座核电站的退役时间从2025年推迟至2035年。


在东亚,饱受天然气涨价之苦的日本和韩国开始重新重视核电。


日本经济产业省在2021年6月发布《绿色增长战略》,提出到2050年实现“碳中和”,该战略涉及14个领域,核能也位列其中。经济产业省提出了快堆、聚变堆、小堆、高温堆等反应堆技术的研发计划。


日本《日经新闻》今年3月28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53%的受访者支持安全的核电站重启运行,38%的受访者反对重启。这是福岛事故之后该项调查中支持核电重启者首次超过反对者。

韩国则刚刚经历政坛更迭,总统换届后,核电政策也将迎来转向。在文在寅任内,他支持取消新建核电,已有核电机组不再延寿。但候任总统尹锡悦对核电持明确支持态度,他不仅支持在韩国国内继续发展核电,还表态将支持韩国核电对外出口。


综合来看,在当前弥漫全球的能源供应危机下,核电自身低碳、稳定、相对廉价的优势,正在一些传统核电国家和能源大量依赖进口的国家重新引起重视,在新的能源战略中占得一席之地。


但另一方面,对核电的安全担忧,以及项目自身建设周期长、审批复杂、建造技术难度大的特点,也让这种回暖气氛,还难以立刻在产业界有所回响,多国在核电领域的发展目标,都放在相当长的周期内来筹划,最终能否落地,仍需持续观察。


来源:财经十一人 (ID:caijingEleven),作者:韩舒淋

注: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,侵权即删!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